nsor ntbx pvvd iu1s ltrs io4k dp17 co86 vws3 m116
W020171013428595772683.jpg

解构保险另类投资:规模数万亿、占比近四成

2(23).gif
标签:秉公 93th 皇冠官方娱乐

  投资规模5.58万亿,占比近四成,另类投资一路高歌猛进。

  官方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保险资金运用余额144625.91亿元,其他投资55826.61亿元,占比38.61%。新形势下,保险机构需要通过优化配置来换取相对高的收益,随着近年来经济增长率、资本回报率的下降以及政策的引导,另类投资愈发受青睐。从占比一成,到超过银行存款和债券成为险资第一大资产配置品种,仅用了4年的时间。

  诚然,险资绝大部分另类投资均投向实体经济。而当保险资金服务实体经济成为行业重要议题,数万亿险资的另类投资该如何玩转?在保险资金这个近15万亿元的资产管理池里面,有7000多名从业人员分布于24家保险资管公司以及173个资产管理中心或资产管理部等机构中,这些资金管理者是如何享受万亿另类投资盛宴?在另类资产占比不断扩容的背景下,保险资金面临着怎样的机会和挑战?

  基于此,经济观察报记者专访了十余位保险资管大佬,以寻求万亿另类投资资产配置的道与术。

  另类投资的必然选择

  2016年上半年,12.56万亿元的保险资金运用余额中,另类投资规模4.3万亿元,占比34.22%,这是险资另类投资首次超过债券配置的规模和比重,成为险资配置的第一大类资产。

  中国保险资产管理协会披露数据显示,2006年以来,保险资金通过债权计划、股权计划、资产支持计划、产业基金、信托计划、私募基金等方式投资实体经济超过4万亿元。仅2017年上半年,保险资产管理机构合计注册各类资产管理产品规模就达2028亿元,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96%。穆迪也曾发布报告指出,2013-2016年中资保险公司的另类投资的复合年增长率达55%,增速远高于同期20%的行业总体投资增速。

  对于投资范围宽而涵盖存款、股票、债券、基金、银行理财、资产支持证券、信托、券商资管计划的保险资金来说,另类资产占比的上升似乎是历史的必然。“在信用风险频发,收益率下行的环境下,如何实现资产端与负债端的匹配是未来保险资金运用需着重考虑的事情。”在太平洋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程劲松看来,由于传统投资增速的下降,保险资金可投资的项目也在减少。相比其他金融机构,保险资金净现金流非常充裕,资金期限较长,可以牺牲一定的流动性。因此,保险资金提升优质另类投资产品配置比例,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是当前环境下保险资金的重要选择。

  “一般来说,另类投资是通过股权和债权的方式,针对企业的融资需求,个性化的来做一些股权投资计划和债权投资计划,或者直接进行股权投资为单个的企业提供融资需求。此外,不动产投资和贵金属投资也属于另类投资的范畴,但目前国内险资只进行了不动产投资,贵金属尚未放开”,有着多年从业经验的合众资产副总经理兼债权投资事业部总经理时宝东这样概括另类投资。

  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1-8月,20余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注册债权投资计划和股权投资计划共106项,合计注册规模2705.40亿元。其中,基础设施债权投资计划38项,注册规模1216.75亿元;不动产债权投资计划57项,注册规模1000.15亿元;股权投资计划11项,注册规模488.50亿元。

  由于业务流程相对其他投资模式简单,风险控制也比较容易掌控,债权模式最受青睐。以泰康资产为例,目前其另类投资总余额2900亿,其中债权投资规模是2340亿,占比80.6%。

  一路向“实”

  “另类投资不仅与保险资金长期性、稳定性的内在要求较为契合,而且也是很好的为实体经济提供弹药的方式,”国寿养老保险投资总监邵佳民介绍,国寿养老保险另类投资规模近3年年均配置增速均保持在100%以上,累计投资超过700亿。在他看来,另类投资背后的逻辑是,需要遵循国家政策、行业收益特点、利率周期、信用状况和运营能力等五方面原则。

  2008年6月,中国平安牵头,太平洋资产、泰康资产等公司参与的保险团队集体出资160亿元人民币,认购京沪高铁股权投资计划,作为中国保险企业首次联合投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拉开了保险资金参与基础设施建设扶持实体经济的大幕。据了解,该项目目前已经实现盈利,随着客流量的增加,投资回报符合预期。

  而在谈到上述项目时,泰康资产副总经理、基础设施及不动产投资负责人李振蓬坦言,当时公司内部是存在争议的。

  据李振蓬介绍,2007年泰康资产注册发行了业内首单债权计划,开启了保险资金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新模式。而目前,公司累计主导发行设立债权计划、股权计划、项目资产支持计划等另类投资产品规模约1300亿元,投资标的覆盖较广,涉及交通、港口、能源、水务、市政等民生建设的多个领域。

  据平安人寿研究评估部副总经理孙稳存介绍,截止2017年8月末平安人寿通过基础设施债权投资计划投资实体经济余额867亿元,其中既有关系国计民生的南水北调项目,亦有服务区域经济发展的高速公路、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还有促进能源建设的核电、水电建设项目;通过基础设施股权投资计划支持、铁路建设基金优先股支持国家公路铁路建设211亿元,其中仅铁路建设基金优先股就达118亿元、京沪高铁项目达63亿元。

  而这,亦是政策引导的使然。今年以来,保监会连续下发了《关于保险资金投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有关事项的通知》《关于保险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关于债权投资计划投资重大工程有关事项的通知》等多个鼓励、支持保险资金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文件。

  在光大永明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张辉看来,在投资实体经济项目时,对于保险资金自身来说也意味着更多的机会,“拓宽了保险资金的投资空间,包括行业空间、地理空间,增加了市场活力;同时,还促进各市场参与机构创新管理和服务方式,投资方式、产品形式、交易结构等更加灵活多样,增强了创新动力。”

  投资大佬有诉求

  虽然诸多政策铺路奠基,但在实践过程中,这些险资掌舵者们还是面临着一些烦恼。

  在人保资产相关负责人看来,保险资金的特性是长期稳定,非常适合长期限、有稳定现金流回报的项目,如大型基础设施建设、棚户区改造、PPP项目等。这样在制度设计上,保险另类资管产品都是对应具体项目的,对于实体经济和企业在日常经营中需求的流动资金,如何进行支持,还需要行业进行探索,希望能够有更灵活的产品形式能够为企业提供全方位的资金支持。此外,保险资金的低风险偏好,也要求融资方要提供较强的增信担保方式。这在实际项目推进过程中,也经常会面临较大的挑战。

  平安健康险首席财务官兼董事会秘书尹正文也谈到一些困扰:保险资金参与实体经济尤其是参与基础设施投融资,有助于保险资金发挥社会管理功能,但也面临着保险资金与地方项目信息不对称、沟通不顺畅等困难。时宝东则希望抵押方面得到更多的保障:“保险资管公司发行债权投资计划,本质上是类贷款业务,为保证资金安全,通常希望办理土地、房产、在建工程抵押,但是由于保险资管公司没有“金融许可证”(银监会下发),金融机构地位得不到认可,导致有时无法办理抵押手续。”而在张辉看来,产品标准化和投资者范围扩大是自己希望看到的。

  建立资管行业统一的监管标准时保险资产管理者的另一个呼声。“在监管尺度上,不同的监管机构标准不一样,准入标准不一样,有时候监管竞赛也对不同的行业带来不一样的影响,这里面应该有一些大的原则,保持一致的监管力度”,一位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负责人表示。

  “另类”机遇与方向

  “从国家改革发展的历程上来看,股权投资将是有效推动中国经济调整改革发展的一个重要手段和工具”,张辉表示,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中央强调进一步扩大直接融资比例,股权投资将会是保险资金投资另类资产的重要方式。

  中意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副总裁贡磊也看好股权投资方式,“在去杠杆的过程中,必然是债券降,股权升,股权投资的占比可能会慢慢提升。随着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战略的推进,能源产业结构正在逐渐调整,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参与机会。”

  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7月末,累计发起设立债权投资计划和股权投资计划700余项,合计备案(注册)规模1.8万亿元,但股权投资计划仅52项,合计备案(注册)金额约2693亿。比例不高,但股权投资收益却十分乐观:2016年底,长期的股权投资占比保险资金运用余额不到10%,但是收益占比超过了20%。

  随着去杠杆的深入,银行、非银金融机构和实业企业均产生了充沛的不良资产供给。2016年以来,不良资产处置的政策红利不断释放,也给保险资金的运用带来新的机会。就债转股而言,需要的是长期稳定的资金,这一点与保险资金的天然特点是非常吻合的。

  机遇面前,保险资金的态度是谨慎的:在新华资产副总裁张弛看来,不良资产处置参与要先看安全性和收益性。“险资是很愿意参与到债转股等不良资产处置中的,但这个前提是对于基础资产有一个判断,要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重点考虑安全性、收益性。”

  国寿资产创新业务总监刘凡也表示,目前公司积极关注,但并未大规模试水。“对于一个新的领域,公司自身的风险识别能力、控制能力和处置能力是很重要的。不良资产的处置,如果没有配备专业团队,并不是特别容易做,但是我们对这块是积极的关注,随着对这个业务的理解和对专业合作伙伴的选取,很可能在这个领域做切入。”

独家专栏

content1.jpg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