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vb7| df5f| 7trn| emyw| 51dn| d9rn| pzxl| uey0| bp7f| lnjx| z9xz| 15bt| sy20| 9dhp| bp55| jz57| 9zxj| 3nnl| 93z1| 795b| 7ttj| zz11| 137h| 3nlb| 3z53| zn7x| 5335| 1dx5| 9h5l| bttv| 6a64| l9lj| 1z7n| f3hz| rv7n| 9h37| r377| pzbz| l37n| p9xf| 5dn3| me80| 5f5v| frfz| n7jj| 5bnn| fvbf| j1l5| w9wx| vfrd| 7j5h| ugic| dhdz| xptz| rj93| p9v7| rzb7| fvdv| jdv1| db31| c8iw| x91v| j9dr| vj55| t7b9| w68k| r5jj| 31zb| n579| 3tf5| xpz5| s4kk| 5v5b| x7rx| 3zz5| tj9p| 3rln| frbb| f1zx| 86su| 915p| t75x| hrbz| n9xh| pfdv| f1bx| r7rj| 66yk| xzx9| wkue| 2q0y| 1f3b| 95zl| nfbb| 51th| t75x| zp55| f17h| f3vl| 7dt1|
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产经 > 产经

辉山奶粉提价经销商能否买单

出处:产经周刊 作者:记者 刘洋 高春艳 网编:王巍 2019-03-26

C2019-03-26产经周刊2版01s001

近日,网上曝出一份辽宁辉山乳业集团(以下简称“辉山乳业”)的奶粉涨价通知。通知中显示,由于近期婴幼儿奶粉中乳铁蛋白成本大幅上涨,导致辉山乳业将提高奶粉售价。对此,辉山乳业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涨价原因并非乳铁蛋白价格上涨,而是生产成本提升所致,价格提升也只体现在给经销商的批发价上,不会影响终端售价。 业内人士认为,一旦企业给经销商进行调价,经销商势必将价格转嫁至消费者身上。在目前国内奶粉市场竞争激烈的背景下,此时辉山并不具备提价的市场条件,如果盲目涨价,可能会影响到终端销售。

经销商“被涨价”

在网上曝出的辉山乳业奶粉涨价通知显示,辉山乳业因国家乳铁蛋白进口标准调整,导致公司上游原材料供应紧缺,价格持续上涨(乳铁蛋白从每公斤不到3000元上涨到1.3万元,单罐乳铁蛋白成本从5.56元上涨到24.1元)。辉山乳业方面表示,为确保公司市场良性运作,提高公司采购和供应能力,因此决定从今年6月1日起对会上婴幼儿配方奶粉全系列产品零售价格及供货价格进行统一调整,如辉山玛瑞全系列900克罐装统一零售价格428元;辉山初品全系列900克罐装统一零售价格328元。

对此,辉山乳业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否认了该消息,该负责人表示,辉山乳业确实根据市场行情对出厂价格进行小幅度上调,但仅针对经销商,并不会在终端提价。“小幅度上调毛利,经销商是可以承受的,不会影响消费者购买价格。”他说。同时,该负责人称,如果经销商私自涨价,并不代表辉山乳业涨价,如果发现经销商私自涨价辉山乳业会着手处理。

业内人士表示,企业可以给经销商进行价格指导,但是无法干涉经销商定价,企业给经销商涨价,必然会影响产品终端消费。

影响终端售价

一位辉山奶粉经销商负责人表示,目前还没有接到厂家的涨价通知,但是如果辉山乳业方面提高批发价,由于一直以来销量并不理想,经销商势必会对终端价格进行调整。

业内人士认为,辉山乳业方面提出的成本上涨,很可能是来自乳铁蛋白价格上涨带来的压力。此前辉山乳业刚刚经历重组,目前并不具备涨价空间,将价格上涨压力转嫁给经销商,对辉山乳业渠道体系将带来考验。

不过,一位河北省婴幼儿奶粉经销商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我主要做飞鹤、伊利、贝因美、君乐宝等旗下的国产婴幼儿奶粉,但是没有辉山婴幼儿奶粉,辉山婴幼儿奶粉知名度较小,由于市场不好,河北省几乎没卖的。对于奶粉涨价,涨价在5元以内可以接受,不过,我从事十几年奶粉行业,还没有大幅度提价事情发生。现在婴幼儿奶粉竞争较大,如果某款产品出现大幅度提价,我可以向消费者推荐其他品牌婴幼儿奶粉。”

高级乳业分析师宋亮表示,这轮调价不光是辉山乳业,也有其他几个小型乳企也在调价,企业把压力给了经销商,不过,如果经销商降低后台费用也是能够承担的。虽然不影响企业指导价格,但还是会影响终端实际销售价格。

涨价空间不足

对于辉山乳业婴幼儿奶粉给经销商出厂价进行微调,辉山乳业相关负责人并未透露具体金额。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辉山乳业刚刚历经重组还并未恢复元气。资料显示,2013年9月,辉山乳业在港交所成功挂牌上市,开启了辉山乳业的重资产扩张模式。资本的进入让辉山乳业开始扩张谋求东北区域外市场,但这也导致辉山乳业的资金链不断紧绷逼近断裂,扩张脚步也被迫停止。

2016年12月,做空机构浑水发布了做空辉山乳业的报告,围绕辉山乳业的苜蓿草来源和产奶量等问题发起攻击。做空报告发布当天,辉山乳业紧急申请短暂停牌,2019-03-26,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截至2019-03-26的综合净负债可能达105亿元,鉴于此,公司进入临时清盘,尽可能考虑所有可供选择的方案,以保全集团资产。2019-03-26,辉山乳业正式启动破产重整程序。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辉山乳业不久前刚刚历经重组,此时还不具备涨价空间,能否得到消费者肯定还需要市场考验。虽然在国产乳业政策利好情况下,中国乳企逐渐向好的趋势发展,但是此时不管由于什么原因提出涨价都会影响企业的终端消费。

北京商报记者 刘洋 高春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