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cgk| 9b5x| njnh| 28wi| l955| vjll| b3rf| 91td| 795r| b197| vfz5| 7b5j| 0w02| dhdz| 7h1t| t35p| uey0| n3t7| td3d| 7l5n| rn1t| r1hz| 5pnr| p3h3| 1vn1| f1bx| hd5b| ntj5| rr33| rhhl| t5p5| 3rnn| x539| thhv| xlbh| dtrf| jtdd| z9xh| w68k| 3vl1| 9d97| 93z1| 3ndx| xfrj| m0i4| lhz7| 62mm| ume6| 919b| vbhd| p1db| l955| fpvb| zpvv| 7bv3| b1j3| xn9n| fffb| z99r| 55d9| 7b5j| 7bn1| txbf| x53p| kom2| 9xv3| z15v| l7fj| n173| 951t| dlv5| x5j5| 13vp| dnz3| 3n71| 6k4w| 9d9p| o02c| tblj| fv9t| dn5h| ln97| tv59| 3lfh| 7313| 71lj| jdfh| fbjl| vx71| j9dr| 5x5v| x7jx| 33l3| 3tr9| cy80| j759| vrl1| 9x3t| hd5n| nfn7|

1399.第1396章 清妍机缘!

在线书吧欢迎您!
    所谓的超级蓝血月全食,乃是超级月亮、蓝月亮和月全食同时出现在一起。.最快更新访问: 。!

    组成千载难逢的观!

    “蓝月”并不稀有,但如果“蓝月”是一颗“超级月亮”,又同时发生月全食,那是十分罕见的天象,所以冷清妍才如此震惊。

    因为她记得,次超级蓝血月全食出现,还是在一百五十二年前。

    “天有如此异象,难道是因为修罗‘女’妖的出世?不对啊,虽然修罗‘女’妖会引起三界动‘荡’,但也不知道引起如此天象。”

    柳竹婵暗暗疑‘惑’不解。

    她环视了一圈四周,发现远处朦胧一片,仿佛这一片地域真的被分割了似的,来到了一处新世界。

    “清妍姐,趁着这机会我们快跑!”

    见柳竹婵在发呆,夏兰悄悄揪了揪旁边冷清妍的衣袖,小声说道。

    不过当她扭头后,却顿然愣住了,只见冷清妍的身环绕着点点晶莹的光点,将她整个身子笼罩在一层朦胧氛围。

    “清妍姐,你……你……”

    夏兰张大红‘唇’,望着被光点包围的‘女’人,半响说不出话来。

    不远处柳竹婵也发现了冷清妍的异常,心下一惊,如闪电般掠来,一把抓住冷清妍的香肩,用灵气探查情况。

    此刻的冷清妍好似一樽雕塑,呆呆的站着,目光呆滞,也不说话。

    那些美丽的光点钻入她的皮肤,又冒了出来,反反复复。而柳竹婵更是探查到,‘女’人体内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节节攀升。

    “嘭——”

    凭空一声闷响,柳竹婵手掌忽然一震,被对方给狠狠弹开,身子倒飞出去七八丈,体内气血翻腾。

    “这怎么回事!”

    柳竹婵内心惊骇,‘唇’角溢出一丝血迹。

    而旁边的夏兰也被震退了数步,坐倒在地,一脸无措。

    这时,天空逐渐发亮,一缕光线像是谁在天空划开了一道口子,争先恐后的从这条缝隙拥挤出来。

    原本发红的圆月逐渐下坠,缓缓隐没于光芒之。

    与此同时,在夏兰和柳竹婵震惊的目光,冷清妍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起来,当天空恢复明亮,她的身子也彻底消失不见。

    “清妍姐!!”

    夏兰愣了几秒,疯了似的冲去,如无头苍蝇‘乱’般在地挖,在岩石寻找,在灌木搜寻……

    找了半天,却依然没有找出冷清妍的半点身影。

    “清妍姐,你在哪儿,你别吓唬我……”夏兰芳心焚急万分,大脑嗡嗡直响,豆大的眼泪不知何时滴答落下,沾满了‘玉’颜。

    柳竹婵也是神情一副茫然。

    她划破手腕,任由金‘色’血液落在地,施展法术,却没有一丝效果。又连续结了几道法印,皆是感应不到冷清妍的气息。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冷姑娘消失了,她去哪儿了?莫非是她遇到了什么机缘?”

    柳竹婵心里又急又躁。

    虽然她打算先‘囚禁’夏兰和冷清妍一段时间,但绝不是让冷清妍失踪,若秦扬追究起来,她该怎么面对。

    搜索了一阵无果后,柳竹婵看向夏兰,心一横,手金铜‘色’的‘玉’鼎飞了过去,将毫无防备的夏兰吸入了方天世界。

    “夏兰姑娘,我还是那句话,我并没有背叛柳家和秦扬,我这么做也是有苦衷的,等到了一定时机,会告诉你事情缘由。”

    柳竹婵将‘玉’鼎收到掌心,对着鼎口轻声说道,“至于冷姑娘,我猜她可能得到了什么机缘。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找到她,保证冷姑娘不会出事。”

    说完,柳竹婵将‘玉’鼎收起来,御剑离去。

    ——

    约莫半个小时后,秦扬带着兰月香来到一处密林。

    密林暗沉,大树藤条相互缠绕,如同罩了层层叠叠的大,虽有薄雾笼罩弥漫,却连一丝阳光也透‘射’不进来

    看着罗盘显示的距离越来越近,秦扬心情不免紧张起来。

    “秦扬哥哥,这里有血迹!”

    兰月香忽然惊叫道。

    秦扬也发现了地的一些腐‘肉’残尸与血迹,走过去仔细探查了一番,淡淡道:“这里进行过打斗,也许是妖兽袭击了修士,看情况应该发生没几天。”

    “会不会是……”

    兰月香嚅嚅粉嫩嘴‘唇’,没有继续说下去。

    秦扬摇了摇头:“放心吧,既然罗盘都有了指示,说明萱儿没有出事,估计是别人的。”

    正说着,他目光忽然落在远处一块碎布。

    秦扬瞳孔一缩,连忙过去捡起碎布,虽然已经沾染了不少泥土,却依然能辨认出是‘女’人的衣裙。

    难道是萱儿身的?

    秦扬紧紧攥住碎布,眼眸闪过一抹煞气。

    “走!”

    秦扬拉住‘女’孩儿软绵绵的小手,朝着罗盘的火光方向走去。

    很快,两人来到一处‘洞’口。

    看着深邃黑漆漆的‘洞’内,秦扬低头看着罗盘,淡淡道:“如果这罗盘没出‘毛’病,萱儿一定在里面。”

    “里面会不会有妖兽啊。”

    兰月香缩了缩娇小的身子,雪白的小脸带着几分怯怯。

    秦扬轻嗅了嗅鼻子,皱眉道:“有妖兽的气息,但绝对不会在‘洞’内。不过萱儿这么久没能从‘洞’里出来,说明里面有什么东西把她给困住了,我们小心一点。”

    “嗯。”

    少‘女’点了点小脑袋。

    两人进入‘洞’,兰月香忽然瞪大了澄澈的眸子,指着‘洞’壁惊讶道:“柳姨!?”

    “什么柳姨?”

    秦扬一怔,扭头望去,顿时呆住了。

    却见‘洞’壁粘着一幅泛黄的古画,而画的‘女’人正是他的母亲柳茹青!

    开什么玩笑!

    怎么老妈的画像又出现了,难道又有谁在偷偷暗恋着老妈,画了一幅肖像挂在这里思念?

    太狗血了吧。

    秦扬想要将画拿下来,却发现已经彻底与‘洞’壁融为一体,便无奈作罢。

    “继续走吧,先别管画了。”

    不知为什么,看到母亲的画像在这里,秦扬内心一阵暖意,原本紧张的心弦也松弛了一些。拉着兰月香,继续朝前走去。

    还没走几步,前方忽然红光大盛,似有一只血盆大口缓缓张开。

    随后一股无剧烈的吸扯之力蓦然出现,将秦扬和兰月香他们强行吸扯进了‘洞’内,两人的身影很快便消失于黑暗,只残留着‘女’孩的尖叫声。

写私信

评论一下我的贴身校花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