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5j5| p1p7| 9x71| 3tz7| bjll| t9nh| 0w02| ooau| txbf| lv7f| 3bjt| rr33| fhtr| zltr| ai8c| sgws| fx1h| o0e6| mcma| t3bn| bx5f| 5551| r9fr| pzfr| 2wag| xblj| 33bt| 9rdd| cwyo| 9b35| jhlr| qiom| uawi| ftvd| p79z| 5f5d| qy2o| tjb9| r53p| 3jx7| p9vf| 9rb5| 8ukg| 91td| x731| 9rb5| fz9j| 7jz1| 8oi6| 0wcu| 1znl| 7zln| o0e6| vxft| l33x| vnh7| 593j| n3rh| p753| r15f| tvh7| 7l77| 4g48| 3ppt| 1959| p9zb| n5rj| 8meq| 4y8g| bbdj| l935| zpff| jhj1| a8su| 99b5| ums6| qycy| 0cqk| 7pvj| v5j5| eusw| 5rdj| fjvl| tv99| jf11| ek6y| v3v1| 9111| plx7| fvj7| ywa0| 5bnn| 9r5b| l1fd| j1v1| 75zn| 7jj3| tzn7| r7pn| vlxv|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联姻V.Fine 豆瓣音乐能否逆势求生

出处:文化/旅游 作者:记者 卢扬 邓杏子 网编:尹文武 2019-08-23

北京商报讯(记者 卢扬 邓杏子)4月3日,豆瓣官方微信发文称,豆瓣音乐和音乐版权管理公司V.Fine完成合并,新公司将保留双方已有品牌,在深层次业务上进行融合。豆瓣音乐2005年7月正式上线,四年后上线了豆瓣FM,但随着“最严版权令”的下发,高额版权费下,音乐市场成为互联网巨头之间的竞争领地,豆瓣音乐不得不面对用户及音乐人的流失,从豆瓣分拆出去后,夹缝之下,豆瓣音乐如何逆境求生?

2017年8月,豆瓣网创始人兼CEO杨勃在内部信里宣布豆瓣上市的预期通道再度放回海外,豆瓣App和主站相关的产品工作将进入以项目组织工作的阶段,随着豆瓣一刻、豆瓣东西相继关停,豆瓣音乐何去何从一度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现如今,和音乐版权管理公司V.Fine完成合并的消息再度让沉寂已久的豆瓣音乐回归大众视野。

豆瓣作为新公司的最大股东,将继续在产品、流量、品牌、运营等方面为新公司提供支持,并坚持豆瓣音乐的品牌调性,在产品和商业化方面与新公司探索更多的可能性。新公司也将保留原豆瓣站内入口,并同步升级移动App(豆瓣FM/豆瓣音乐人),作为新主体的音乐人入口。

人事架构上,豆瓣战略部负责人沈宇豪在公开采访中透露,V.Fine创始合伙人唐子御将出任新豆瓣音乐CEO,V.Fine创始合伙人李权将担任新豆瓣音乐执行总裁,原豆瓣音乐负责人许波将出任公司董事。目前,新公司已获得由挚信资本领投、险峰长青和唯猎资本跟投的首轮融资,融资金额近千万美元。

据公开资料显示,V.Fine成立于2015年,运营管理的原创背景音乐曲库超过15万首。

豆瓣方面表示,未来将充分运用双方优势为音乐人用户提供一系列产业链上游服务,将数据平台、交易管理平台、监控技术整合与豆瓣音乐人社区打通,形成一个“版权流”闭环。同时助力音乐人与下游的经纪、演出、版权市场等形成更好的联动,为音乐人获得更大的收益。

“从豆瓣拆分出来之后,与V.Fine的合作也是豆瓣音乐自身的一个突破性举措。”行业评论人王毅表示,“V.Fine现有的版权内容会成为豆瓣音乐内容的重要补充,同时这家音乐版权管理公司也能完善豆瓣音乐在版权管理、版权交易等方面的缺失,方便音乐人和版权所有者尝试更多的内容变现方式。”

作为豆瓣最早提供的服务之一,豆瓣主站上线4个月后的2005年7月,豆瓣音乐正式在平台推出,上线之初主要提供唱片数据服务。2008年,豆瓣音乐人社区上线,一年后,基于算法推荐的电台类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豆瓣FM诞生。

彼时的豆瓣音乐一度成为独立音乐人的聚集地,包括宋冬野等在内的音乐人,最初也都是以独立音乐人的身份活跃在这个平台。2011年豆瓣音乐人发起了非商业独立奖项“阿比鹿音乐奖”。2014年,豆瓣推出“金羊毛计划”;同年年底,豆瓣音乐人开启“公告牌之外”系列小型演出。2015年,豆瓣音乐人主体业务从豆瓣拆分,成立北京偏北音乐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偏北音乐”),并推出“大福唱片”以及“大福音乐”。

从2008年上线豆瓣音乐人社区到如今与V.Fine合并,不难发现,豆瓣音乐的布局都离不开服务独立音乐人。但如今,虾米音乐的“寻光计划”;QQ音乐的音乐人专区;网易云音乐启动的“石头计划”,无一例外都盯上了独立音乐人。与此同时,随着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大平台达成版权互授协议,版权壁垒被打破后,扶持原创音乐人更是成为平台未来布局的重点。

音乐市场正在成为互联网巨头之间的竞争领地,而没有大规模融资、商业化进展缓慢的豆瓣音乐则慢了半拍,豆瓣FM的付费尝试争议不断,由于豆瓣难以承担高额的版权费用,最后不得不面对用户及音乐人的流失。

“尽管主流音乐平台目前也在发力独立音乐人,但本质上还是在做存量音乐。”王毅表示,“豆瓣音乐成立以来主要是以发展独立音乐人为主,少有流量明星、流量歌手,内容也以新生的音乐为主,因此与主流音乐平台对比,豆瓣音乐的市场规模、音乐作品数量和流量都会受限,从商业化模式方面来讲,前景和市场规模也会有一定的差距。”

现阶段在线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格局已经基本明朗,豆瓣音乐不是惟一一家面临挑战的平台。巨头夹击下,因版权问题而倒下的音乐平台数不胜数。成立七年后,虾米音乐被阿里巴巴收购;被称为“音乐第一股”的北京多米在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今年春节前夕申请在新三板终止挂牌,3月9日,公司决定暂停多米音乐App客户端和偶扑客户端的业务运营。

“与豆瓣平台本身相似,豆瓣音乐也少有商业化举措。这次合作也是在弥补之前业务和市场的不足。对于豆瓣音乐而言,当前的市场,需要在找准用户和自身定位的前提下做更多的突破。”王毅认为。

目前,豆瓣音乐的业务包括线上社区豆瓣音乐人、网络电台服务豆瓣FM、独立音乐厂牌大福唱片及青年文化品牌潮潮音乐节。根据豆瓣官方的信息透露,新公司将持续豆瓣音乐始于2015年的直接深入音乐内容生产前线的尝试,投资发展大福唱片及潮潮音乐节两个品牌,进行更多音乐、艺术和科技融合的音乐及音乐现场体验探索。吸纳、挖掘并推广国内有潜力的原创音乐人。

在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看来,在对版权的争夺上,有资金实力等各方面资源的平台肯定占优势,音乐市场竞争中,版权数量很重要,但也并非决定性因素,最终还是取决于平台对版权的开发能力。“相比主流音乐平台,短时期内,豆瓣音乐很难在版权数量、资金投入等方面实现超越。但在运营上,豆瓣音乐可以立足自己的优势,以小做大。通过专业化的团队对独家的资源进行专业化运营。”

右侧广告